坚定文化自信 重读伟大史诗

发布时间:2018-07-08 02:57:18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将其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三大源流之一,并主张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习近平总书记作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为传承和创新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指引了方向。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讲话中提到的“三大史诗”《格萨尔》《玛纳斯》《江格尔》,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瑰宝。在新时代,学习、研究和传承中国史诗,研究创造史诗的伟大人民、伟大民族及其创造的灿烂文化,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著名的郎卡杰画派绘制的唐卡《格萨尔征战图》。  

  320日,新当选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满怀豪情地说:“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创造精神的人民。在几千年历史长河中,中国人民始终辛勤劳作、发明创造,我国产生了老子、孔子、庄子、孟子、墨子、孙子、韩非子等闻名于世的伟大思想巨匠,发明了造纸术、火药、印刷术、指南针等深刻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伟大科技成果,创作了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伟大文艺作品,传承了格萨尔王、玛纳斯、江格尔等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建设了万里长城、都江堰、大运河、故宫、布达拉宫等气势恢弘的伟大工程。”

 

  在这篇重要讲话中,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精神体现为5个方面:伟大思想巨匠、伟大科技成果、伟大文艺作品、伟大史诗和伟大工程。

 

  过去在谈到中华民族文明发展的历史时,通常的说法是诸子百家、唐诗宋词、明清小说,很少谈到少数民族文学,更忽视了少数民族创造的史诗。在这篇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明确提出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史“传承了格萨尔王、玛纳斯、江格尔等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把史诗提到很高的学术地位。

 

  凡是关心我国文学事业、研究中国文学史的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因为我国没有史诗、尤其是没有长篇英雄史诗而感到遗憾。

 

  黑格尔曾经断言:中国没有民族史诗。他在《美学》这部巨著中,论述“史诗发展史”时说:“中国人却没有民族史诗。他们的关照方式基本上是散文性的,从有史以来最早的时期就已形成一种以散文形式安排的井井有条的历史实际情况,他们的宗教观点也不适宜于艺术表现,这对史诗的发展也是一个大障碍。”

 

  黑格尔这位被恩格斯称作“奥林帕斯山上的宙斯”的哲学家、美学家,以权威的口吻作出的论断,其影响是非常之大的。从那以后的几百年,“中国没有民族史诗”几乎成了定论。众多的世界文学史、诗歌史里,在论述中国诗歌发展史时,史诗部分一直是个空白。

 

  这一次,在人民大会堂这个庄严的地方,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一神圣的讲坛,习近平主席庄严宣告:中国不但有史诗,而且有“格萨尔王、玛纳斯、江格尔等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这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史诗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史诗一词源于古希腊语,意为“字、叙述和故事”。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文艺理论家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对史诗,尤其是荷马史诗,作了全面而深刻的论述。

 

  黑格尔在《美学》中对史诗的性质、特征和发展历程作了专门的论述。他把史诗分为“一般史诗”和“正式史诗”两大类。他认为,一部优秀的史诗,能够显示出“民族精神的全貌”“会成为一种民族精神标本的展览馆”。

 

  马克思、恩格斯对荷马史诗也作了深入的研究,并给予非常高的评价。马克思称《伊利亚特》是“一切时代最宏伟的英雄史诗”,认为荷马史诗“仍然能够给我们以艺术享受,而且就某些方面来说还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他进而指出,古代的神话和史诗,都有着“永久的魅力”。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曾引用荷马史诗来说明人类社会野蛮时代高级阶段,即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时期的生活水平、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和希腊氏族社会的状况。他进而指出,“……荷马的史诗以及全部神话——这就是希腊人由野蛮时代带入文明时代的重要遗产”。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是一部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恩格斯在撰写这部经典著作时,曾经深入研究荷马史诗,并从中吸取思想资源和学术观点,为我们学习和研究史诗作出了光辉的榜样和示范。

 

  英雄史诗一般产生在原始社会解体到奴隶制确立这一历史时期,是民族崛起时代的产物。一切优秀的英雄史诗,往往表现了民族崛起的发奋精神,是民族精神的象征。史诗凝聚着一个民族的智慧,成为特殊形态的知识总汇。人们常常把优秀的史诗称作一个民族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百科全书”,是很有道理的。

 

  受到习近平主席高度评价的《格萨尔王》,正是这样一部反映古代藏族社会历史的“百科全书式”伟大著作。

 

  《格萨尔》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代表着古代藏族民间文化的最高成就。它历史悠久,卷帙浩繁,精深博大,内容丰富,千百年来在藏族群众中广泛流传,深受藏族人民的喜爱。在中华民族母亲河长江、黄河、澜沧江三江流域地区,在辽阔壮丽的雪域高原,在巍峨的喜马拉雅山周边地区,形成一个宽阔的《格萨尔》史诗流传带,是喜马拉雅山地区多民族文化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如此,在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格萨尔》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和巨大影响。

 

  《格萨尔》是在藏族古代的神话、传说、诗歌和谚语等民间文学丰厚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它通过对主人公格萨尔一生不畏强暴、不怕艰难险阻,以惊人的毅力和神奇的力量征战四方、降妖伏魔、惩恶扬善、抑强扶弱、造福百姓的英雄业绩的描绘,热情讴歌了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的伟大斗争。惩恶扬善、消除苦难、造福百姓的主题思想,像一根红线贯穿了整部史诗。正因为《格萨尔》反映了人民的疾苦,表达了人民的心声,在深受苦难的藏族人民当中引起强烈共鸡。这是《格萨尔》世代相传、历久不衰的重要原因。国际学术界有人对《格萨尔》给予高度评价,将它称作“东方的荷马史诗”。

 

  与世界上其他一些著名的英雄史诗相比,《格萨尔》有两个显著特点:第一,它世代相传,至今在藏族群众、尤其是农牧民当中广泛流传,是一部活形态的英雄史诗。第二,它是世界上最长的一部英雄史诗,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假若全部翻译成汉文,有2000多万字。

 

  就我们现在掌握的材料来看,世界上最古老的英雄史诗是《吉尔伽美什》,有3000多行诗,用楔形文字分别记录在12块泥板上,代表着古代巴比伦文学的最高成就。

 

  在世界文学史上,思想上、艺术上的成就最高、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是《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伊利亚特》共24卷,15693;《奥德赛》也是24卷,12110行。这两部史诗是欧洲最早的文学巨著,相传是古希腊的伟大诗人荷马所作,因此又称《荷马史诗》。与之齐名的还有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全书分为7篇,旧的本子约有2.4万颂,按照印度的计算法,一颂为两行,共4.8万行。最新的精校本已缩短到18550颂,37100诗行。《摩诃婆罗多》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的长诗。全书分成18篇,各篇有长有短,每一篇又分成一些章节,用另一些篇名分别概括这些章节的内容,一般说有10万颂。在《格萨尔》被发掘整理之前,《摩诃婆罗多》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将它们称作“世界五大史诗”。仅就篇幅来讲,《格萨尔》比上述五大史诗的总和还要多,堪称“世界史诗之冠”。

 

  人类早期丰富优美的神话,为史诗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使史诗的艺术表现带上了浓厚的神话色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说:“希腊神话不只是希腊艺术的武库,而且是它的土壤。”茅盾称史诗是“神话之艺术化”,并进一步指出:“荷马史诗是欧洲艺术发展的源泉和土壤。”

 

  假若说古希腊的荷马史诗是欧洲文学艺术发展的土壤和源泉,对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文学艺术的发展产生了经久不衰的影响,那么,古老的《格萨尔》则是藏族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是藏族文学艺术赖以长久发展的丰厚沃土,对藏族各种艺术形式的繁荣发展产生了巨大的促进和推动作用。

 

  同其他民族史诗和民间文学作品一样,《格萨尔》基本的传播方式有两种:一是靠手抄本与木刻本保存和传播;二是靠人民群众、尤其是他们当中优秀的说唱艺人一代又一代口耳相传。其中,最基本、最主要的是靠众多的民间艺人世代相传。从本质上讲,《格萨尔》是人民群众、尤其是说唱艺人唱出来的,而不是僧俗文人写出来的。因此,我们可以说,在《格萨尔》的流传过程中,那些才华出众的民间说唱艺人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格萨尔》说唱艺人,藏语称作“仲肯”,或“仲哇”,意为讲故事的人。他们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最忠实的继承者和最热情的传播者,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是最受群众欢迎的人民诗人。在他们身上,体现着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和伟大创造精神。习近平主席强调指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波澜壮阔的中华民族发展史是中国人民书写的!”用这样的观点来分析和考察《格萨尔》产生和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人民群众是《格萨尔》真正的创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

 

  虽然《格萨尔》是一部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伟大史诗,但在历史上,它从来没有能够有组织、有系统地进行搜集整理,一直只是在民间流传,自生自灭。这严重阻碍了史诗的保存和传播,使其不能在更大范围内发挥作用和影响。随着许多优秀的说唱艺人去世,人亡歌息,致使大量说唱资料未能保存下来;不少珍贵的手抄本、木刻本及珍贵的文物古籍,也令人痛心地散失了。

 

  党和国家对《格萨尔》的搜集整理和学术研究工作非常关心和重视。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加大了对民族民间文学的抢救和保护力度,在“六五”“七五”“八五”期间,《格萨尔》连续3次被列入国家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科研项目。如今,这一事业还在持续,成为了一项跨世纪的文化建设工程。这在藏族文化史上是一个壮举。所有这一切,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保护和弘扬藏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高度重视,对藏族人民的亲切关怀;同时,也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发展和弘扬。

 

  由于《格萨尔》搜集整理工作取得的巨大成就,我国已经拥有无比丰富的、鲜活的第一手资料。不少国内外学者认为,《格萨尔》事业发展很快,已成为中国藏学乃至民族民间文学领域最为活跃的学科之一。一个以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为指导,有中国特色的“格萨尔学”的科学体系已初步形成,并不断发展。

 

  我国在《格萨尔》事业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其深远意义在于,它让世界以崇敬的目光重新审视这个被雪山环抱的民族,重新审视它的历史和文化,彻底改变了我国史诗研究的落后状况,也彻底改变了世界史诗的文化版图,在世界史诗发展的历史上牢固地树立起《格萨尔》不可动摇的地位。《格萨尔》与《荷马史诗》,一个代表古代东方文明,一个代表古代西方文明,二者交相辉映,堪称人类文明史上两颗辉煌的明珠。《格萨尔》在学术文化领域为伟大祖国赢得了巨大荣誉。

神子推巴噶瓦接受天神灌顶加持。(《格萨尔故事选编》唐卡 降边嘉措供图)

 

  在那位于南赡部洲中心东部、雪域之邦所属的朵康地区,有个土地肥沃、百姓富裕的地方,人们叫它岭噶布,意为美丽的岭地。岭噶布又分上、中、下三部。上岭地域宽阔,雪山巍峨,风景秀美,草原上花红草绿,色彩缤纷。中岭丘陵起伏,常被薄雾笼罩,像仙女头上披着薄纱。下岭平坦如冰湖,在阳光下反射着夺目的银光。岭噶布的前边,群山陡立;岭噶布的后边,峰峦蜿蜒。各个部落的帐房如群星密布,牛羊如天上的云朵。岭噶布真是个辽阔富庶、景色如画的好地方。

 

  很久很久以前,藏族的祖先就生活在这雪山环绕、雄伟壮丽的雪域之邦。人们安居乐业,和睦相处,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刮起了一股罪恶的妖风。这股风,带着罪恶、带着魔鬼刮到了藏区这个和平安宁的地方。晴朗的天空变得阴暗,嫩绿的草原变得枯黄,善良的人们变得邪恶,他们不再和睦相处,也不再相亲相爱。霎时间,刀兵四起,烽烟弥漫。

 

  按照天神的旨意,天神之子降生到人间,必须投生到一个有缘分的人家,要一个有名望、有身份的人作为他的生身母亲。诸神在天界议事,认为龙王邹纳仁庆的公主梅朵娜泽是最合适的人间生母人选。

 

  为了把梅朵娜泽迎请到人世间,白玛陀称祖师向大海投放秽物,使得龙宫里发生了从未有过的瘟疫,有人头痛,有人手脚发麻,有人变成跛子、瞎子、哑巴、聋子,整个龙宫大为震惊。龙王让王子纳噶然杂去拜会卦师,请卦师打卦占卜,怎样才能消除灾难。卦师告诉王子,若要消除龙宫里的灾难,必须请白玛陀称祖师到龙宫。

 

  

  格萨尔的诞生,让岭地六部民众心中充满希望。而时刻觊觎岭国王位的达绒部落首领晁通,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千方百计想要除掉他,但都被幼年的觉如轻松地制服了。

 

  觉如长到5岁时,想要外出闯天下。一天,他给自己做了一顶黄羊皮帽子,把自己打扮得既难看又令人恐怖。他又把住地变成肉山血海,装成食人肉喝人血、拿人皮当地毯的样子。人们都说他变成了魔鬼,但没人奈何得了他。岭人聚会商议,决定占卜问天。卦辞显示,应把他驱逐到黄河边的玛域地区。

 

  觉如把母亲打扮得像初升的太阳般美丽,自己仍是那个令人厌恶的模样,骑着手杖,母子俩来到了玛麦玉隆这个地方。从此,觉如在玛域施展神威,把玛域治理得井井有条;同时建起了豪华的“狮龙宫殿”,将岭人迁来居住。

 

  

  自从赛马夺彩、格萨尔正式称王以后,岭国百姓的生活日渐平静、安乐、祥和,臣民们喜在心里、笑在脸上,雄狮大王格萨尔终于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

 

  这一天,格萨尔出宫巡视,来到邦炯秋姆草场。看着眼前的美丽景象,格萨尔甚感惬意。忽然,一阵倦意袭来,他便在草场的卓措湖旁睡着了。就在格萨尔酣睡之际,天母朗曼噶姆附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呼唤他,让他带梅萨王妃去东方查姆寺修学大力降魔法,时间为三七二十一日。

 

  格萨尔立即起身返回到上岭噶。当他把要带梅萨一起去闭关修行的打算一说,珠牡很不高兴。她舍不得离开大王,更不愿意让梅萨去陪大王。她找到梅萨,骗她说大王要自己同去修法;她又满心欢喜地跑回来对格萨尔说,梅萨身体不适,不能同去修法。格萨尔听珠牡说梅萨身子不爽,也就不再勉强,便和珠牡同去闭关修法。

 

       岭国东北面是一个名叫霍尔的地方。霍尔的天帝叫霍尔赛钦,即黄霍尔。他有3个儿子,根据所住帐篷的颜色,分别被称为黑帐王、白帐王和黄帐王。他们的武艺都非常高强,其中白帐王武艺最精湛,也最狂妄自大。

 

  格萨尔到北地降魔的第三年,白帐王的王妃噶斯突然病逝。白帐王便召集群臣商议,要选天下最美的女人做新王妃,并派出宫中会说话的鸽子、孔雀、鹦鹉和黑老鸹去各方寻找。

 

  4只鸟飞到三岔路口时,鹦鹉说:“大王要我们到各地选美女,假若选不好,大王会说我们无能,会治我们的罪。选上美女,假若人家不愿意嫁给大王,他一定会派兵去抢,必然发生战争,使百姓遭受苦难。我们不要惹这个麻烦,造这个罪孽,不如回到各自的家乡去吧!

 

  鹦鹉的话得到了鸽子、孔雀的赞同,鸽子回了汉地,孔雀回到黄河边,鹦鹉回到南方门域,只有无家可归的黑老鸹决定讨好白帐王。它飞遍东西南北,终于在岭国发现了世上罕见的美人珠牡。

 

  格萨尔到北方降魔后,珠牡平日里无心梳妆,日夜思念他。这天,珠牡突然觉得大王就要回来了,叫来侍女阿琼吉和里琼吉帮她洗发梳头,准备迎接大王。这时,黑老鸹刚好飞到这里,被珠牡的美艳惊呆了,立即向珠牡夸起白帐王,劝诱她做白帐王的妃子:“荣华富贵任你享,强似在这守空房。”

  珠牡气得抓起一把灶灰向黑老鸹撒去,结果不仅没撒到黑老鸹身上,反倒由于用力过猛,把自己的小松石发夹摔在地上。黑老鸹一见,立刻叼起来飞回霍尔。它向白帐王述说珠牡如何美艳绝伦、举世无双。这激起了白帐王的贪心和欲望,他决意把珠牡抢过来。无论大将梅乳泽如何劝说,卦师吉尊益西的卦象如何凶险,白帐王都执意出兵。

 

  岭国南面的近邻黑姜国,国土面积广大,是一个拥有18万户的大部落。该国兵多将广,粮草丰美。黑姜国的国王名叫萨丹,他武艺高超,通晓妖法邪术。他不仅对国内的百姓横征暴敛,百姓苦不堪言,还经常向邻近的邦国、部落发动攻击,搅得邻国鸡犬不宁。

 

  这天,萨丹王巡视国家时,看到国内的粮仓、金库、牧场、牛羊,还有数不清的珠宝绸缎,心中甚是惬意。忽然,他皱起眉头。大臣和侍卫一见国王不高兴了,却不知为何,所以格外小心侍候,唯恐出错。萨丹王没有兴趣再巡视,把原来要狩猎的念头也打消了。

 

  当天夜里,天神幻作姜国的魔鬼神,骑着三条腿的紫骡子,像闪电一样落在玉珠塞钦宫中,附在萨丹王耳边说:“大王的苦恼我知道,姜国不缺金不缺银,不缺牛羊和粮草,只缺一种最好的调味品——盐巴。所以,大王吃饭觉着无味。邻近岭国有个阿隆巩珠盐海,大王应该把它抢占过来,为姜国所用。”

 

  萨丹王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因为有了魔鬼神的鼓动和保护,他立即决定,集合姜国的兵马去抢阿隆巩珠盐海。他命姜国的三员大将珠扎白登桂布、杰威推噶、蔡玛克吉为前锋大将军,令王子玉拉托琚为先锋,立即发兵岭国,去夺盐海。

 

中国民族宗教网

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180521500-1.htm

上一篇:中国“三大史诗”抢救保护和传承工作取得新进展

下一篇:中国各大藏语系佛学院倡导建立“共享经师库”

版权所有:西藏民族大学图书馆 更新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文汇东路六号 邮编:712082 电话:029-33755418 邮箱:lib@xzmu.edu.cn

您是第 2509954 位访客